坦白說,從下飛機到進旅館休息,這短短的幾個小時實在不足以調整時差充分休息,

以及最重要的,讓興奮的心情平復下來。

幾乎是根本沒在睡的,到旅館就很high的四處晃晃看看,標準的觀光客。

英國的建築很有趣,這個古老嚴肅重視規矩的國家,除了對國民的生活起居一切事物都有規範外,

連建築的建材、整修的大小瑣碎通通都有法可循。



木頭地板嘎嘎作響的,不只是走道、房間,連電梯裡都是比我們年長的古蹟。

很好笑的,我非常質疑:為什麼這麼大size的英國佬,電梯小得只塞得進四-六人,

床迷你到嬌小的亞洲人都很害怕一翻身就親吻地板…

也許是我的某些論調不知何時被同團的叔叔伯伯阿姨們給聽去了,

回程飛機時,因為大家幾乎也都熟了,竟然有伯伯說我這個小女生很優秀,很會說笑,很好,這樣很開朗…

一整個Orz了我!

我…我…我…我不是秀外慧中、蕙質蘭心、靜如處子、動如脫兔…

遵守三從四德、閱讀四書五經、恪守溫良恭謙順,實為天上少有人間罕見的中國傳統良家婦女嘛???

真是嚇死老百姓了!



雖然蠻晚才上床,但大家都是很早起的。

第一天的早餐,非常的豐盛,之後的幾天,不時都在我們心中迴盪、口中反覆的歌頌…

因為…開始還傻傻的以為每天都可以吃好料咧!

等見識到了所謂的英國傳統早餐,真的會很想去巷子口找看看有沒有美而美或麥味登!





這是第一天的自助式早餐,非常值得讚許的有各式口味樣式的可頌,雖然我嚴重懷疑是COSTCO來的…

但之後,我們無時不刻,對它朝朝暮暮日日夜夜的殷殷思念呀!

卻再也吃不到曾經一度讓我吃到膩,任何人拜託我吃都不甩的-巧克力豆可頌和肉桂葡萄乾可頌…

後續幾天登場的,都是最最簡單陽春的奶油可頌…冏rz

真的不用到衣索比亞去,在倫敦我就知道咱們要知足惜福再造福呀!

讓我們來歌頌台灣是寶島!台灣真可愛!我愛台灣,台灣愛我!



附帶一提,外國人似乎普遍認為亞洲人語文表達能力不佳…

陳恩恩小妹妹後面的這位中年人,哎呀呀!

虧妹也要小聲點呀!當我們台灣人都聽不懂英文喔?

纏著一位很有氣質的女服務員,問人家:啊~妳家鄉哪呀?我家哪裡哪裡…有機會來玩喔…

光聽字面是很安全的一般稍稍熱情民眾的寒暄沒錯啦~

阿不過齁…行為舉止眼神就不是這麼一回事囉!

美女服務員就這樣要走了又被留住…

直到我光明正大的找領班要咖啡…哈哈…正妹服務員就來為我倒上一杯熱咖啡囉~



不好意思呀!老先生!我也只是很愛欣賞正妹的臺灣人啦!

雖然有奸計得逞的快感,阿不過齁,人家早上不來一杯黑咖啡,只能當遊魂咩…

也算是動機純良的善良老百姓啦!





相信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…縱使美食在前,本人還是一副沒睡飽的死樣子…

陳恩恩小妹妹還說我後面有外國帥哥咧!

嗯哼~原來大姐你對帥哥的定義是這款的呀?眼光有待矯正喔!





很專注在眼前這優格的我。

傳統的英式炒蛋,應該是要看主廚啦,新鮮現做的我認為還不錯呀!

但在保溫盤中待過一陣子的…就會變成有點像失敗的詭異炒蛋…

英國早餐的好處,應該就是家家都有優格吧!

各種口味的水果優格真是深得我心!Yummy!

雖然電梯很小、床很難讓人率性的翻身、浴室地板還很愛淹水…

但我還是很推薦Allesley,早餐的樣式、服務人員的態度,還有view跟瑰珀翠的沐浴組…

最能收買我的好吃優格跟新鮮水果,還有溫熱的各式可頌!哎呀呀~



吃過早餐後,咱們就大廳整隊準備出發前往劍橋囉!

說起來真的很無言…(其實很想說的是會被禁音的髒話)

同團的阿姨先是問我會不會說英文…原來她想要一個飯店的紙袋做紀念…

這…好吧。結果櫃檯的小姐是印度人,英國佬說的萬國英標跟台灣普遍的KK英標本來就有點口音的差異了…

想當然,印度小姐的萬國英文聽不懂我台灣妹的KK英文…

最後結論是…要袋子?櫃檯旁的shop有賣。

阿姨當然就失望啦,阿匝阿紮的解釋起要紙袋做啥云云…

當然爾,面對老大人的碎碎念,我們小孩子就是無限放空大法便是…



結果又冒出一個還不錯帥氣的英國佬,黑西裝加掛在頭上的墨鏡,跑來問我:Can you speak English?

What's happened?!

我是長得一臉地圖樣還是頭上亮著 Information LED看板?!

把旁邊陳恩恩小妹妹當空氣呀?同團其他人是假的呀?!

老是找我問路我會抓狂的,好嘛!搞清楚,我路癡耶!

結果…這位挺著啤酒肚的帥氣中年人,是咱們接下來七天的司機!

他還坦言愛上我的行李袋!

哈!因為大家都是行李箱比大咖的,我的…卻是一個小小看似三天兩夜的行李袋。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lm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